Site Loader

() 经过一番小插曲,现在时间已经有些晚,让钟点工大晚上的跑来做晚饭也不合适,所以在接到林静后,秦风既然便在外面找了家餐厅随便解决了晚餐问题。

由于是李秋雪买单,所以这个随便……也花了好几千块钱。

回家后,加班一天的林静也是没精力和秦风打闹,一到家便回房间休息去了,而秦风则是跟着李秋雪一同进房,一如既往的给她做脊椎按摩。

大概是怕让秦风再次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从第一次按摩后,李秋雪每天都是在洗澡前让秦风进房,以至于这几天秦风都是看无可看。

这让秦风很郁闷,早知道那天就不提醒李秋雪了,没准以后天天都能看到她那若隐若现的身材……

按摩结束,秦风回到了自己房间,洗漱、上床睡觉。

“虽说什么都没看到,但老婆那细腻的皮肤,手感可真是……”

小腹火辣辣的秦风夜不能寐,独自一人在大床上发着牢骚,这个时候,他就忍不住想到了秋梦蝶,毕竟那是他回国后第一个拥有的女人。

越想,越难受!

“天天去酒吧也不是个事,家里这位老婆又是不知道什么猴年马月才能征服,该死的后遗症要是不经常舒缓,分分钟都有可能爆发……”

秦风很烦恼,虽然他个人不主张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搞外遇,但是情势所逼,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他似乎并不能拒绝。

谁让老婆她不从?

长发清纯美女唯美写真

陡然,黑暗中的秦风挑眉。

“这么快就找来了么?”

秦风抬头望向窗外,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随即穿上衣服便跳出了窗户。

不多时,秦风便出现在别墅外的一片绿化小广场上,此时在这里,则是正有着几道身影,为首那人,正是不久前见过面的五爷!

看到秦风,五爷摆了摆手,示意身后跟着的几人离开。

几人犹豫不决:“五爷……”

“走吧。”五爷笑了笑:“他要是想让我怎么样,就算整个青红会的人都来了,也挡不住!”

“……”

几人眼神忌惮的看了秦风几眼,这才听从指示离开。

小广场上只剩秦风和五爷两人,柔和的月光铺洒在大地上,将两人的身影拉的极长,两人面对面站着,倒是有着几分故友重逢的味道。

秦风扫了五爷两眼笑出声:“你是来找我叙旧,还是来负荆请罪?”

噗通!

五爷再次跪在了秦风面前。

秦风动了动眉头:“曾经被我器重的手下,就这么点骨气吗?”

“不!”

五爷摇头,沉声说道:“作为苍龙团的一员,上帝大于天,不跪天不跪地,此生只跪上帝,有机会在您面前下跪,是我洪五的荣幸!”wavv

秦风俯视着洪五:“你已经不是苍龙团的人了。”

“一日苍龙,终生苍龙!”

洪五眼眶红润的望着秦风道:“上帝,这是三年前我回国时您对我说过的话,您都忘了吗?”

“我没忘。”秦风淡漠道:“但我也和你说过,回到华夏后要好好做事,这片土地本该纯净,即使我们改变不了太多的阴暗,也绝对不能加入黑暗。

你现在都在干什么?地下势力老大?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吗?我有说过让你回国做这种买卖吗?你的手下公然强抢民女,欠债不还,难道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

洪五欲言又止,最后叹息一声:“我有罪!纵使有再多的理由,也掩盖不了金大山和黄小龙那两个混蛋干的好事,所以今晚我来找您,要杀要剐,只要您一句话,洪五绝对不敢让您亲自动手!”

秦风淡淡的看着洪五:“这些年见过的生死太多了,我也不是不念旧情的人,三天内解散你的势力,我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不可以!”

洪五猛地抬头,眼神恳求的望着秦风道:“上帝,青红会不可以解散!”

“你在违抗我的命令么?”秦风皱眉。

也是在他皱眉的同时,一股极端强烈的气势自他体内爆发,那股气势,就如九天之上的帝皇,弹指间仿佛能够主宰天地,让洪五几乎窒息。

“洪五绝对不敢违抗上帝的命令!”

洪五急忙低头,却还是咬着牙沉声道:“但是青红会真的不能解散!”

秦风眯了眯眼。

“上帝有所不知,现在羊城的地下势力并非只有青红会,另外还有黑虎堂和女子军,一旦青红会解散,羊城的地下势力就会崩盘,到时候社会必然会发生动荡!”

洪五声音急促的说道:“当初我回国,原本也是想听从您的教诲,好好做事过

着普通人的生活,之所以最后创建了青红会,就是因为当时羊城太动荡,地下势力猖狂之极。

就像您曾经对我们说过的,对待邪恶,我们只能更邪恶,才能战胜邪恶,我创立青红会,就是希望在将来的有一天,统治羊城的地下势力,也只有那样,羊城才会真正的安宁。

青红会的帮规,从一开始就是不做失信、失德之事,那黄小龙和金大山的作为,我在之前也并不知情,现在我已经帮规处置了他们。

如果您不信,大可以着手调查,也可以随便找个道上的人问问,他们都知道,青红会的帮规从建立以来就是如此啊!”

洪五说完了。

秦风沉默了。

场面气氛一度很安静。

洪五跪在秦风面前一动不动,迟迟不抬头,就像一个做了让家长不喜欢的事情的乖小孩,正在等待家长的判罚。

而秦风俯视着洪五,双眼色彩则是有些复杂。

他是相信洪五的,因为……他们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对于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的老男人,秦风非常了解,要说正义感,很多时候甚至要比自己更强烈!

“调查就不必了,我没那么闲。”

秦风叹了口气,点上一支烟想了想后又说道:“起来吧,以后好好做事,管好你的手下,如果还有黄小龙那种人出现,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