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男人质问的语调,压仰着浓浓的怒气,落在乔初心的耳边,她浑身又是一抖。

“厉寒霆,你也看见络上的那些情书了吗?等你回来,我给你解释好不好,你先不要发火。”现在看来,让他大发雷霆的,正是这件事情了。“好,我回来,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厉寒霆此刻正在开会,中间休息的片刻,接到了妹妹厉梓婷打来的电话,厉梓婷在看见那些信件后,也十分的震惊,想到大哥不怎么爱看娱乐消息,就想发

给他看一看,希望他看了之后,先不要生气,听乔初心好好解释一番。

厉寒霆看完后,哪里还能控制得住怒气,只感觉一股酸意,从胸漫延,最后,他实在忍无可忍,直接拔了电话给乔初心。

厉寒霆将那信件放大了看,一个字一个字的去看,发现这个女人文采还真不错,能够把一页情书写成诗歌一样,语句优美通顺,一气坊下来,还真有那种动情的滋味。

如果这些情书是写给厉寒霆的,他肯定十分开心,顺便还会赞她几句,还会重重的奖励她,可问题是,她把情书写的如此顺溜多情,对象却是一个叫顾之榕的少年。

厉寒霆又点开了那几副画像看,虽然只是用铅笔画出来的,但却画的非常传神逼真,把少年眼中的那种忧郁感都画出来了。

从画中可见,这名少年长的还是非常清净秀气的,绝对算是一个帅哥。

很好,这个女人竟然在高中就情感这么丰富了,要知道,她可是他的未婚妻呢。厉寒霆越想越气,总感觉自己的私人东西被别人分走了一半,令他心中堵着一闷气,恨不能立即就赶回酒店,把这个女人抵在墙壁上好好的质问一遍,如果她的解释让他不够满意,他绝对不会轻饶了她

“呵!”旁边突然传来了洛景西的一声笑意,不冷不热,却是嘲笑。

厉寒霆俊脸一片阴沉,听到这一声不怀好意的笑,他转过了身,就看见洛景西坏坏的举起了自己的手机,仿佛在告诉厉寒霆,他也看见了这个消息。

文艺气质美女露肩毛衣裙侧颜温柔室内作画写真图片

“有意思吗?”厉寒霆冷着声音问。

洛景西依旧笑了一声:“有啊,没想到乔初心文采这么好,画功这么了得,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洛景西,你够了!”厉寒霆脸色更加的阴云密布,每一句话,都像在往他的心里插刀子,隐隐作痛。

的确,自己所爱的女人,却曾经为别的男人写过情书,画过肖像,怎么想都觉的堵闷。

要知道,这个女人连一页情书都没有写过给他,更别提画他的像了。洛景西也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的,没想到他眼睛冷的像要杀人似的,看来是真的受了不的刺激,于是,他轻咳一声:“寒霆,我相信这件事情跟乔初心没有关系,肯定是有人嫉忌她嫁进了豪门,故意拿出

来败坏她名声的,你生气归生气,可别真的中了别人的圈套,回去好好跟她聊聊这件事情。”

“我会的!”听到他总算是像朋友一样的劝自己,厉寒霆也收敛了怒气,对洛景西的这份关心,诚意接受。

洛景西轻叹了一声:“虽然我已经放弃跟你竞争了,但是,乔初心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你未来的竞争对手不会少,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喜欢我的女人,也不少!”厉寒霆冷嘲了一句。

“你还要跟她比追求者的多少吗?我还以为你是真心爱她的,比这个就没意思了。”洛景西皱眉,知道厉寒霆是被这件事情刺激到有些失理智,于是,他很冷静的提醒他。

厉寒霆脸色恢复了冷静,但依旧难看,点了点头:“我会问清楚这件事情的。”

休息的时间快到了,二人又转身进入了会场,准备下半场的会议。

乔初心待在酒店里,却是坐卧不安了,她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一时心焦到六神无主。

那个叫顾之榕的少年,早就变的模糊不清了,她现在都忘记他真正的样子。

唉,自己没有把证据销毁,被人抓住拿出来搞事情,她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李月,李霜霜,你们这一招还真狠。”乔初心紧紧的捏着拳头,真有一种想要揍人的冲动。

当年她狼狈逃出国去,什么准备都没有,更别还有机会处理掉这些证据了,唉,再了,年少时写的日记和情书,其实也算是一种青春的象征和回忆,又有谁愿意拿去销毁呢?

只能李月母女太过卑鄙了,为了陷害她,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此刻,厉家!

楚敏也看到了络上的那些消息,脸色也极不好看。

幸好厉梓婷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安慰了。

“妈,这件事情,你就交给大哥去处理吧,你还是别掺合了。”

“我为什么不能掺合,你知道现在络上是怎么议论她的吗?她好歹是我们厉家新过门的儿媳妇,如此丢脸,我们厉家的颜面也要跟着丢尽了。”楚敏生气的道。“妈,你还看不出来吗?嫂子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人故意要陷害她的,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才罪大恶极呢,我相信嫂子此刻心中肯定只有大哥一个人,你看看上面的时间,这都是嫂子高中时写的东西,

那个时候谁也不懂会叫爱情啊。”厉梓婷真不希望和和气气的家庭氛围被人破坏,实在的,她也很生气,却是气那个把这些东西上传到络上的人,觉的她们的心真是歹毒阴险。

楚敏听完女儿的话,稍稍的冷静了一些:“你的也有道理,就让你大哥自己去解决吧。”

周海丽也看到了这个消息,气的她一把将脸上的面膜给撕了下来,恼火之极的大骂:“是谁这么不要脸,竟然把我女儿高中时写的东西给拿出来炒作?简直要气死我了。”“亲爱的,怎么了?”一个中年男人突然从卧室走进来,看见她如此生气,立即关心的问她。***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