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静。

这是死一般的寂静!

随着战斗的休止,胜负生死的分晓,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鸦雀无声!!

一束束目光,聚焦一点,望着那战场上的一块块血肉,无一不是瞪大了双眼,瞳孔紧缩,久久不能回神。

难以置信!!

血藏,居然死了?!

秦风,居然赢了?!

同为半步通灵,同为天之骄子,血藏,身无伤势,吞服噬心奇毒,在这一场对决上,可谓是从头到脚占据了大优势,结果,竟是被秦风击败了!

这样的结果,不敢说没有人想过,但一定是极少人能想到的。

秦风怎么赢?凭什么赢啊?

为什么啊?

秋天森女范白色毛衣美女傍晚唯美写真

不论从哪方面分析,这一场生死决斗,他都是输面更大,除非……只有一个可能!

那便是从本质上,他的实力远远高过于血藏!!

“这……”

无数人面面相觑,似是惊觉了什么,现场登时惊起一阵倒吸凉气之声。

“震撼,太震撼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来自世俗界的秦风,年纪轻轻,武道修为竟是已经有如此之高的造诣,简直惊为天人!”

“我们都低估了他,此世间,断无第二人!”

“此子要逆天,要逆天!!”

“……”

紧随而至的,那是一道道狂风暴雨般的惊呼声,一束束目光,重新汇聚到秦风身上时,已是见不到半点小觑和偏见,取而代之的,是充斥了整颗眼球的震骇与敬服!

普天之下,可还有此等少年?

断无第二人!!

闻人家那边,老家伙闻人振山,难掩心中之振奋,朗声大喊:“秦风兄弟,好样的!”

身为一代家主,如此沉不住气,真是……

佐伊樱子开心坏了:“老公,好厉害!”

秦风:“……”

婆娘,能否不要将夜里的台词,频繁套用在这种场合中?

左弃极:“大哥大哥,天下无敌!”

秦风欣慰的点了点头,在脑残粉的角色扮演上,还是二弟做的最出色啊……不愧是舔狗!

而游家、万生云那两头,此时的脸色,则是纷纷不好看了。

秦风赢了。

这是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在这场聚灵池之争上,他们自认为,三方心照不宣的联手,已是让秦风断无生机,却不曾想,到了最后,秦风再一次的创造神迹,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成功拿下了魁首之名。

秦风这两天的表现,让他们由心的感觉到威胁,几乎是从未有过的威胁!!

“此子不死,我岂能入睡?”

一个个家伙的内心深处,皆是杀气滔天。

更难受的是。

眼下秦风状况如此糟糕,可谓是杀他的最好时机,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其他准备的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流走!

可恨,可恨!!

满场躁动的氛围中,秦风深深的看了眼血藏那死无尸的模样,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有的人,生来便是敌人,无分善恶。

若有选择,秦风不愿杀他,但事与愿违,倒也无需过多慷慨……

摇了摇头,秦风收起空灵剑,抬眸望向那边脸色铁青的万生云,嘴角翘起:“龙主大人,血藏已死,这一场夺魁之战的胜负,是否也可以揭晓了?”

万生云:“……”

秦风,可恶!!

揭晓什么啊?还需要本座啰嗦吗?数万双眼睛看着,这一场决战的胜负还需要说吗?

要本座亲口说出这样的结果,知道本座会何等痛心吗?

万生云知道秦风是故意的。

但没办法,他是隐龙之主,不论在什么样的场合,只要有人在,他就一定要保持儒雅大气的姿态。

他嘴角扯动,笑容虽说难看,但好歹还算体面。

他咬着牙朗声道:“夺魁之战,生死之战,血藏死,秦风……胜!本度聚灵池之争,秦风……贵为魁首,一代天骄,理应开展特权,赐予他额外一个聚灵池的名额,不限身份,借此作为鼓励!”

说完这一番官方话语,万生云感觉整个人都要累趴下了。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而秦风瞧着万生云那憋着拉稀一般的表情,心里则是大感痛快,哈哈一笑:“多谢龙主大人抬爱,既然

胜负已分,晚辈也就不久留了,届时聚灵池开启,记得喊我啊!”

说完,秦风迈开六亲不认的步伐,直接朝着隐龙城内回去。

距离聚灵池开启,应该还需要一两天的时间,眼下秦风身上的伤势再度加重,当务之急,自然是先调养身体,以备不时之需。

佐伊樱子紧紧的跟着秦风。

城门口的数万人众,也是逐渐散去。

有人欣喜若狂,有人败兴而归。

这一场激烈的聚灵池之争,算是彻底的结束了,尘埃落定,十个名额都是锁定了人物,已经得到的无需再担忧,没能入选的人,也只能叹息认命。

正如当年的闻人振山,注定,要因为今日的失利,抱憾终身。

但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哪有什么一帆风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莫大的隐龙城,再度陷入了沉寂。

整座城池的人,都是翘首以盼,静静等待了聚灵池真正开启的时刻到来。

万生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龙主府。

灯火熄灭。

黑暗中的他,一改平日里的风雅姿态,取而代之的,那是双眸猩红如也野兽的疯狂模样。

轰!

磅礴浩瀚的气功力量,在其体内失控,竟是直接将他所在的卧室墙壁,震荡的寸寸龟裂,仿佛只需一阵清风,整座四合院,都要瞬间坍塌成废墟。

他面目狰狞,青筋暴走,双拳紧握。

“秦风……”

万生云死死的咬着牙,声音低沉如野兽:“秦风!!”

一阵咆哮。

陡然。

万生云神情定格,瞳孔一缩,只觉胸口堵塞,窒息了好半晌,终于瞪大了眼睛虎躯一震。

噗!!

一口殷红的鲜血,直接破嘴而出。

饶是贵为通灵境强者的万生云,吐了这么一口血后,脸色都是瞬息间苍白了下来,宛若重病之人。

气急攻心,伤及根基!

万生云要疯了,这一场争斗,他输得一塌糊涂!!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