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裴雨凝害怕又期待的看着屋子里面。

“是雨凝吗?” 熟悉的声音从屋里传来,然后大腹便便的韩墨卿从内室里走了出来。

裴雨凝瞬间红了双眼,泪水遮住了视线,她仍是瞪着眼睛眨也不敢眨,深怕自己在做梦。

直到韩墨卿走到裴雨凝的面前,她仍是一言不。

“再瞪下去,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韩墨卿笑着说。

裴雨凝突然嚎啕大哭,“哇,墨卿你这个坏家伙,你这个坏家伙。”说着就抬起手要往韩墨卿的身上落。

身后的蒋蕴柔及时出声提醒,“她现在可怀着身孕呢。”裴雨凝闻言低头看了眼韩墨卿的肚子,然后抬头看着一脸笑意的韩墨卿,心里更是委屈了,“你这个坏人!留下一封信就这么走了,走前都不见一面的。现在呢,就这样回来,让我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的。你坏透了!呜,呜……”

看着哭的跟孩子一样的裴雨凝,韩墨卿长叹一口气,上前拿过裴雨凝手里的丝绢,动作轻柔的为她擦拭着泪水,“那时候事突然,所以就没来得及跟你们见一面。”

“那,那你这三年给我的信也是,有一封没这一封的,这一次都快半年了都没给我写信,不知道我担心你吗?”裴雨凝哭的一抽一抽的。

韩墨卿像哄孩子一般,“边关战事吃紧,别说写信了,条件困难起来连口饭都吃不上。这次没给你写信不也是遇到现在这样的情况嘛。”

其实韩墨卿说的裴雨凝都明白,只是韩墨卿一走就是三年,这三年她听着他们在边关的消息,即担心又害怕的,这会看到真人了便再也忍不住的泄了出来。本来就是因为担心对方,这会韩墨卿哄了两句,裴雨凝心里那些气愤也早就没了,拿过韩墨卿手里的丝绢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看着韩墨卿的肚子道,“不是说不到六个月吗?怎么好像特别大,你别站着了我

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

们进去坐下谈吧。”

韩墨卿边走边说,“再过几天就六个月了,是比一般的大一些,不过一切都很正常,你不用担心。”说着担过裴雨凝在桌边坐下,“倒是你,三年不见,你怎么晒了这么多?还有,你的手怎么这般的凉?”

裴雨凝甚是不在意道,“我的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三年时好时坏的,作一次就瘦一些,作一次就瘦一些的,没事,习惯了。”

听着裴雨凝略带苦涩的话语,韩墨卿关心道,“裴夫人她……对你可还好?”

早些年因为裴浩天的关系,裴夫人对裴雨凝一直是打骂随意,后来也因为裴浩天的改变,裴夫人对她的态度也有些改善。“不好不坏,倒是小弟在边关每次寄信回来都提到我,问我身子如何,让爹娘多加照顾着我。对了,墨卿,听说小弟近两年都在边关,你们有没有见到面?”裴雨凝对这个前期欺负自己,后来因为墨卿而变

的懂事有担当的弟弟很是关心。

“自然是见到了,他很好。现在也镇守着边关,不过现在应该暂时还回不来。”至少要等他们处理了朝中的事情。

裴雨凝听到裴浩天很好,心里便放心了,“很好就行,娘亲天天念着他应该成家呢,不过爹倒是不急,说男子先立业,成家之事倒也不急。”

“他的事倒也没那么急,只不过你已经十九了,可有打算?”韩墨卿说。

“我?”裴雨凝摇头,“我这病,大夫说别说是生孩子,只怕是男女之事都承受不了。而且我这样弱的身子,还不知道能活多久,拖着这样的身子,又有谁敢要?”

蒋蕴柔将一杯热水递到裴雨凝的手上,“暖暖手。”

裴雨凝抬头,“只是,我这样的身子占着裴府小姐的身份太浪费了,娘亲还曾说,我是半点忙也帮不上。本想用婚事替爹或者弟弟助点力,可我这点力也助不上。”

韩墨卿握着裴雨凝的手,“雨凝……”“我不在意的。”裴雨凝看着韩墨卿打断她想要安慰的话语,眼睛里一片清澈,“墨卿,我是真的一点也不在意。看到身边平日里一起的小姐们,都被家里人嫁了出去,看似嫁的风光,可是她们私下里哭过好

多次。不是不喜欢,就是夫家对她们不好,亦或是夫君又纳小妾了,又娶平妻了。看着她们那般,我倒觉得,我这样的身子倒也是件好事。真的,我真这么想,塞翁失马,焉之非福,不是吗?”看着裴雨凝真诚的眼睛,韩墨卿摸了摸她的脸颊。是啊,她怎么给忘了呢,她一直是这样一个不管什么坏事都能从里面现美好的人呢。她这般的赤诚之心,若是没有那懂的人保护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伤

害呢。

裴雨凝低头看着韩墨卿的肚子道,“墨卿,我能不能,摸一下你的肚子啊?”

韩墨卿点头“当然可以。”

得到允许后,裴雨凝伸出手慢慢的向韩墨卿肚子伸去,就在刚要落下时一边的蒋蕴柔突然道,“轻点,小心碰疼了里面的孩子。”

吓的裴雨凝连忙缩回了手,甚是担心的看着韩墨卿。

韩墨卿忍笑道,“别听她的,这孩子又不是豆腐做的,哪是能摸摸就碰疼的。”

裴雨凝转头瞪了蒋蕴柔,蒋蕴柔耸了耸肩,没有一次逗她没效果的。

裴雨凝的手轻轻的覆在韩墨卿的肚子上,良久,略失落的抬头,“不是说孩子在肚子里会动的吗?我怎么感觉不到啊?”

“那要六个月以后近七个月,我这还没到六个月呢。”韩墨卿说,“不过你倒是可以将耳朵贴在上面听一听,可以听到心跳声。”

“真的?!”裴雨凝一脸兴奋,忙将耳朵贴在了韩墨卿的肚子上。

不过会儿,裴雨凝就惊喜的抬头,“墨卿,真的唉!我真的听到了,真的有心跳声!”

这个人,总是一点小事就开心的好像这世上没有忧心的事情一般。

这时雪阡端着茶水跟糕点走了进来,“裴小姐,卓夫人派人过来说,你要过来。我们王妃就亲自给你做了些糕点呢。做完后又担心会凉掉,你吃了会不舒服,特意让我放小厨房蒸着,这会才给您端来。”

裴雨凝看到桌上是她平日里喜欢吃的,想着这三年韩墨卿也没有忘记她,眼眶红了一圈,声音微哽咽,“墨卿……”

韩墨卿忍不住捏了捏她红红的鼻子“你是十九了吗?怎么跟个九岁的孩子一样,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呢。”

蒋蕴柔应声笑道,“哪里是九岁,明明是六岁。九岁的孩子哪里有她爱哭。”

说着裴雨凝的泪就从眼角滑落了。

蒋蕴柔慌了,“哎哎哎,我就说说,你怎么还真的哭了。”裴雨凝吸了吸鼻子,嘟着嘴,“我只是开心,三年前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喜欢这样说我。我其实一直好担心,担心什么都变了,可是现在现什么都没变,就好开心。”说着她左手拉住韩墨卿,右手拉着蒋

蕴柔,“墨卿,蕴柔,不管怎么样,我们三个人这一辈子都不要变好不好?”“不管是谁做了皇上,不管谁做了大官,不管你们以后我们遇到了什么, 我们都一辈子不要变好不好?永远永远这样好。”这三年,她看到好多所谓的闺中蜜友,嫁了人以后,为了个自的利益都慢慢的疏远

,甚至还有反目成仇的,她看着就好害怕“我们,不要变,好不好?”

看着裴雨凝眼中的真挚跟期盼,两个人自是不可能拒绝,“恩,我们不变,一直不变。”

蒋蕴柔也道,“自然是不会变的。”

得到两人的保证,裴雨凝的眼泪又止不住的落了。

蒋蕴柔无奈的帮她擦着泪水,“这么多年了,你这爱哭的性子倒是没变,开心也哭,伤心也哭的,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眼泪。”

韩墨卿道,“别哭了,快尝尝我给你做的糕点,再不吃就要凉了。”

裴雨凝用力的点头,坐到桌边拿起糕点,吃了一口,“恩,真好吃!墨卿,你的手艺一点也没变!”“好吃你就多吃点,你再不长上点肉,只怕风大一点都能吹走你了。”韩墨卿眼神里藏不住的担心,以前她就很是纤细,现在瘦的哪里像一个十九岁姑娘有的模样,倒像是十六七岁的。皮肤也是不健康的白

,只是现在也不方便让周大夫帮她调理身子。

看着担心自己的韩墨卿跟蒋蕴柔的裴雨凝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哪里有你说的那般的夸张,其实我也只是看起来瘦一点,不病的时候还是很好的。”

韩墨卿对于她的这句‘很好’自然是不认同的,想着等解决了当前的困境后,一定要让周大夫好好的替她调理身子才是。

裴雨凝一直呆到了傍晚也没有半点要走人的样子,蒋蕴柔也只好出声‘赶人’了“雨凝,你在这里都聊了一个下午了,再呆下去天都黑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什么,都一下午了吗?”裴雨凝看了眼窗外才现太阳已经落山了,“怎么这么晚了?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想着回头看着蒋蕴柔道,“蕴柔,我今晚能不能在这里留宿啊?”

蒋蕴柔说,“自然可以,可是你出门跟裴夫人没说过你要留宿吧。若是这会派人回去说只怕会被她说,而且,你要喝的药也没有带来。改日你准备好了,再来留宿吧。”

裴雨凝有些不情愿,但是想到蒋蕴柔说的也是,出门前没跟娘说要在外留宿,若是现在派人去说不回去了,明日回去少不了又要被说一顿。至于药,她倒觉得少吃一顿也没事,天天吃也没见有什么效果。

“可是,我真的好舍不得你们,想跟你们彻夜长谈。”裴雨凝眼里满满的不舍。

蒋蕴柔道,“彻夜长谈?别说你这个身子熬不熬得了,就现在墨卿的身子也不能跟你彻底长谈。”

裴雨凝看着韩墨卿的肚子,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一时开心,给忘了。”

韩墨卿说,“这会也不早了,早些回去了。照目前情况看来,我在这里也不会只住一两天,你改天找个机会再来找我就是了。到时候准备充足了,在这边过夜也好。”裴雨凝想了想点头,“那好,那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墨卿,你好好的照顾自己。至于宫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也不要再管了。有夜王爷跟凌公子他们,你就不要再操心了,你现在就好好的照顾你跟你肚子里的孩子,知道吗?”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