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婚礼仪式之后还有婚宴,安之素先回房间换衣服,换上礼服和造型后,安之素就不想动了。结婚是件幸福开心的事,同时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她从凌晨就被捞了起来,到现在都没吃上几口饭,饿的前胸贴后背。

叶澜成早就让人给她准备了吃的,让她趁着换衣服的时候吃点垫肚子,不然婚宴的时候还需要招呼客人,又要到忙完才能空吃东西。

宋佳人也凑过来蹭吃的,她追着夏景泽跑了好几圈,也累的又饿又渴,一通狼吞虎咽,像三天没有吃过饭的难民。

“之素宝贝,今天开心不?”吃完了东西,闺蜜俩又窝在一张沙发上吃蛋糕,宋佳人用肩膀碰了碰安之素问道。

“嗯,开心。”安之素扬起嘴角,满是幸福。

宋佳人也替闺蜜开心,终于结婚了,这婚礼看的她都想结婚了。

“我看夏伯父和夏伯母现在已经不怎么反对和景泽了呢。”安之素也碰了下闺蜜的肩膀,朝她眨眨眼睛。

宋佳人切了声:“想的太简单了,今天是和叶少的大婚,他们就算再有意见,也不能在们婚礼上甩脸色,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安之素唔了声,她倒是没想那么多,就是感觉夏父夏母反对的声音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强烈了。

“对了,今天艾玛给打电话了,我帮接的,她让我代她祝新婚快乐。”宋佳人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忽然想了起来,赶紧和安之素说了。

安之素点头:“我有空给她回电话,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自从回美国之后,联系的都少了。”

“我觉得吧,离开萧睿那个渣男,她应该会过的不错。”宋佳人还要趁机刺萧睿两句。

 微笑女神上演美腿诱惑

安之素噗的一笑:“其实吧,萧睿也挺可怜的。被安听暖利用了这么多年,又失去了艾玛。”

“切,那还不是他自己眼瞎心瞎,自作自受,活该注孤生。”宋佳人对萧睿那是一点儿都提不起同情。

安之素刚想接着说什么,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

“谁呀?”宋佳人应了声。

“我是服务员。”服务员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宋佳人哦了声,起身去开门,服务员站在外面,询问道:“叶太太在吗?”

“在啊,找她有事?”宋佳人微微侧了下身,让服务员看到了安之素。

服务员看到了安之素,对她点头说道:“叶太太,刚才有位客人托我给您送一件礼物,说是祝贺您新婚。”

说着服务员就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了宋佳人。

宋佳人接了过来,问道:“那位客人叫什么?”

“这个他没有说。”服务员摇头。

“好吧,谢谢。”宋佳人道了谢,关了门,把礼盒放到了桌子上,问安之素要不要拆开看看。

今天是她和叶澜成大婚,送礼物的人还挺多的。礼物都单独放在了另外一个房间,她准备有空再一一拆开看一下,不过这个既然送到了她眼前,她就打算先看看这个是什么了。

女人嘛,都有好奇心,特别是这种包装神秘的礼盒,看到就忍不住想拆。

宋佳人也挺好奇的,心想这礼物必然极其贵重,不然也不好意思送出手。

两个女人抱着期待的心情拆开了包装,然而露出来的东西却让她们瞳孔一缩,心里微微一惊。

居然是……一副棺材!

“神经病啊,这是谁搞的恶作剧。”宋佳人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骂了一句,在别人婚礼上送棺材,不是有病是什么,太不吉利了。

安之素也皱起了眉头,她拿起小棺材看了一下,这小棺材做的非常精致,看木头的材质有点像金丝楠木,是非常昂贵的木种,单看这一点,倒是一个昂贵的礼物。

“看它做什么,赶紧扔了,然后去洗手,一点也不吉利,谁这么无聊,简直有病。”宋佳人很气愤,从安之素手里夺过了小棺材,用力的砸在了地上,企图把这小棺材摔碎,摔走不吉利。

嘭!

小棺材被用力砸在地上,棺材盖咔嚓一声脱落,其他的地方都坚硬的完好无损,但是随着棺材盖的脱落,里面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怎么里面还有东西?”宋佳人一愣,弯腰把掉出来的东西捡了起来。

“好像是个相框。”安之素也看到了。

相框掉出来的时候是背对着她们的,听到安之素说是一个相框,宋佳人就把相框翻了过来,正面的一张照片,赫然映入了她和安之素的视线里。

宋佳人:!!

看到照片中的一男一女,宋佳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立刻朝身边的安之素看了过去,只见安之素比她还震惊,紧挨着她的肩膀都颤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宋佳人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居然是叶澜成的结婚照,且不是和安之素的结婚照,而是和另外一个女人的。

叶澜成二婚?

不,不可能,叶澜成若是以前结过婚,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那么,隐婚?

这个,倒是有可能,这是一张结婚照上会用到的照片,如果只是领证没有办过婚礼的话,那么就很容易隐瞒了。

那……照片中的女人,又是谁呢?

宋佳人绞尽脑汁的去回忆这张脸,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要是自己见过的话,那肯定不会忘记,但是,她并没有见过。

胡思乱想了一会,宋佳人又赶紧看向了安之素,这会安之素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都呆滞的盯着照片,眼神空洞无神,像被人点了定穴,一动不动。

“之素……”宋佳人担心不已,轻轻地推了她一下。

安之素像是感觉不到外界的触感,傻了一样。

宋佳人蹭的站了起来:“我去找叶少问清楚。”

“别去。”安之素终于有了反应,猛地拽住了宋佳人:“别去,让我想想,我刚才脑子有点乱。让我想想,这事不对。阿成不会隐瞒我这么严重的事情,我不能因为一张照片就怀疑阿成。”

宋佳人冷静下来想了一下,叶澜成也的确不是那种人,如果以前结过婚,必然不会隐瞒安之素,可这张照片,又怎么解释?

“会不会是P的?”思考了片刻,宋佳人只能猜到这一种可能。

“我也不知道,佳人,帮我叫一下夏宁姐,或许她知道什么,先不要惊动阿成,外面还有那么多宾客。”安之素还算冷静,可手指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宋佳人连连点头,掏出手机正要打给夏宁,还没拨通电话,唐铮就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少夫人,出事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