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既然你自寻死路,那就纳命来!让你见识一下泾河至宝的威力!”泾河龙王右手虚空一抓,一柄苍青色的宽背战刀便出现在手中。

战刀表面呈现一种诡异的苍青色,刀脊上布满青色鳞片,刀头和刀柄处都有龙形花纹。

此刀一出,附近响起一片龙吟之声,更有一股庞大龙气散发开来,虚空也为之震颤。

泾河龙王握住刀柄,手臂一扬起,向前一刀劈出。

一金一青两道威势无双的光环,在半空轰然撞在一起。

天崩地裂的巨响声中,一圈圈的气浪四溅飞射,瞬间形成一道灰茫茫的飓风冲天飞起,其中还夹杂着金,白两色的光芒,漫天翻卷。

周围数十丈范围内的地面都被深深刮掉一层,沈落等,还有炼身坛的几人急忙朝外面飞射,可还是被狂飙的气浪卷飞。

气浪也波及到了祭坛,祭坛上方的六角轮盘光芒大放,快速转动,狂烁不止,眼看抵挡不住气浪的冲击。

泾河龙王大惊,急忙屈指一点,一道白光脱手射出,没入六角轮盘内,六角轮盘立刻变得稳固。

可就在其分心的瞬间,陆化鸣右手一挥,十六道金光从其手中射出,瞬间出现在泾河龙王前后左右各个地方,却是十六张金色符箓。。

符箓上的符文曲曲绕绕,形如天空星辰轨迹,看起来非常神秘。

“星斗挪移符阵!”泾河龙王神色一凝,想要脱身离开,可一切已经来不及。

气质的另一面诱人

十六张金色符箓围绕着泾河龙王,疯狂旋转起来,一道炫目金光闪过,泾河龙王和陆化鸣的身影都消失不见。

下一刻远处天边轰隆巨响,一团碰撞的金光青芒浮现而出,显然瞬移而走的两人就在那里。

祭坛附近汹涌的气浪? 此刻终于平息一些,祭坛附近的众人立刻各自稳住身形。

沈落一稳住身体,身下赤色剑芒闪现? 瞬间施展身剑合一之术? 整个人立刻化为一道赤色剑虹? 迅雷闪电般直奔祭坛而去,几乎眨眼间便飞射到祭坛前方,斩向一根石柱。

他虽然不知泾河龙王要使用的是什么秘术? 竟然能和唐皇更换神魂记忆? 可他也看得出这六根石柱是施法的部分,只要将其毁去,应该就可打断这门秘术。

上空的六角轮盘只罩住了祭坛? 这六根石柱却留在外面。

可就在此刻? 一道黄影从旁边如电射来? 速度竟比沈落还快? 后发先至地落在石柱前? 化为一面足有房屋大小的黄色铜镜? 周围缭绕着丝丝黄色霞光。

赤色剑虹收势不住,狠狠斩在了黄色铜镜上。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镜面颤动,上面的霞光如同水波般震荡起伏,不过赤色剑虹也被震的倒射而回。

剑虹一闪消失? 沈落的身影显现而出? 面色竟然苍白一片? 环绕其身旁的纯阳剑胚? 剑身的光芒也变得非常黯淡。

这黄色铜镜防御力惊人,而且还有一股奇异的震荡之力,他的护体法力也无法阻挡? 任凭其涌入体内。

他此刻体内法力震颤,五脏六腑也一阵恶心欲呕。

更麻烦的是,这股震荡他体内反复涌动,竟然经久不散。

突然间,铜镜旁边的黑影闪过,一道人影显现而出,正是那个身穿宽大黑袍的修士。

“大唐官府的人?竟然寻到了这里,有些本事,不过休想救走唐皇!”黑袍修士冷笑一声,两手立刻一挥。

两道黑光直奔沈落而去,却是两枚寒光四射的乌黑短锥。

他的手随即在黄色铜镜上一按,巨大铜镜飞快缩小,转眼间化为桌面大小,但镜面的霞光却越发明亮。

只听“嗡”的一声,一道黄色晶光从上面射出,打向沈落而去,所过之处,虚空发出奇异的嗡鸣。

黑袍修士眼中闪过一丝狞色,知道自己这面黄色铜镜的异能,沈落此刻体内法力震荡,立刻力出手,争取一下将其击杀。

沈落冷哼一声,双脚月影光芒闪动,朝旁边飞蹿躲闪。

只是因为法力震荡的缘故,月影光芒比平时黯淡了很多,人只向旁边飞掠出了数丈距离,勉强避过黑袍修士的这一轮攻击。

他不敢停留,继续施展斜月步躲闪,同时力运转无名功法,体内的法力如同江河奔驰。

那股奇异震荡之力似乎遇到了克星,被奔腾的法力飞快吸收。

沈落心中一喜,随即明白过来,他修炼的无名功法乃是至高的水属性功法,水性至柔,能包容万物,吸收这些震荡之力自然不在话下。

“休逃!”黑袍修士怒哼一声,屈指又是一点。

一道青光从其手中脱手射出,却是一根黑红两色的铁钉,有半尺长,通体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阴煞气息,显然是一件阴毒法器,朝沈落一打而去。

那两个黑色短锥也化为两道黑影,继续追向沈落。

黑红铁钉的速度远在那两个黑色短锥之上,眨眼便到了其身前,刺向其胸口。

可沈落此刻已经缓过劲来,右手一挥,青影闪过,墨甲盾出现在了身前。

“铛”的一声大响,黑红铁钉被震飞出去。

随即铛铛两声脆响,那两个黑色短锥也被重新光芒大放的纯阳剑胚击飞。

一声冲天剑啸,纯阳剑胚红光大放,化为一道数丈长的剑虹,迅疾如雷的斩向黑袍修士。

沈落翻手取出那柄青色短斧,朝黑袍修士凌空一劈。

短斧上顿时青色雷光大放,里面的雷电禁制被尽数激起,表面浮现出九道青色雷纹。

霹雳雷鸣之声大起,九道粗大闪电从短斧上射出,好像九条雷龙,扑向黑袍修士而去。

不仅如此,他左手一扔,一个银色圆环也电射而出,正是银玉琢,带出道道残影,从后方打向黑袍修士。

黑袍修士看到沈落几个呼吸便平复体内震荡,还祭出三件上品法器反击,不禁惊疑了一声,急忙对黄色铜镜掐诀一点。

铜镜立刻飞射到他头顶,向下喷出一道黄色光柱,一下将其身体笼罩其中。

九道雷电劈在黄芒上,黄色光柱上泛起道道涟漪,并未将其击破。

纯阳剑胚和银玉琢也打在黄色光柱上,发出“砰”“砰”两声大响,也被反震而回。

Post Author: admin